你猜我是什么馅的月饼

一个小学生ooc文手
七濑陆世界中心
17/45/ykmm/236/乐纺
其实很多cp都喜欢(小声)
🎇97喜亲情雷爱情🎆
头像是亲爱的被被画的@八代時雨
饼生目标是做个躺着吃粮的废饼

【一织陆】最喜欢的巧克力口味是?

*时间线是官方情人节巧克力祭卡面试吃大会之后

*和大家激情网聊的时候想到的梗

*我要重塑我傻白甜写手的形象(你哪有这形象)

*17已交往前提(这个前提真的好好用(你好烦))

*ooc预警

*小学生文笔预警
@八代時雨  你的早晨读物请注意查收

艰难地抽出手打开灯,一织轻轻将陆扶着坐在玄关的地板上,随后蹲下来帮他脱掉鞋子。醉的一塌糊涂的陆似乎把他认成了天,在回来的路上一直在他耳边叽叽咕咕地说着小时候的趣事,现在坐着也不老实,摇摆着身体,嘴里咕咕噜噜地唱着fly away。

由于陆一直在乱动,给他换上拖鞋费了比平时更多的时间。好容易换好之后,一织站起来,看着脸通红笑得傻乎乎的陆,叹气伸出手:“来,七濑桑,我们回房间休息了哦。”

陆有些费力地睁大眼睛,口齿不清的哼唱也停了下来,在辨认眼前的人之后,乖乖伸出手,偏着头笑了:“天尼……我想洗澡澡……”

洗澡澡是什么叫法……喝醉就变成小孩子了吗?

将陆半抱半扶着移到浴室里,让他坐在马桶盖上,一织放好洗澡水,转身却看到他在飞卫生纸玩,还惊奇地笑着。

“……七濑桑!”将几乎快要被挥霍完的卷纸从他手中解救出来,一织皱着眉头说,“空中的纸屑对您的身体不好,请不要再玩了。来,可以洗……洗澡澡了。”

“洗澡澡……?”手中的玩具被抢了也没有在意,转而开始玩一织的手指,陆学一织皱起了眉头,似乎想要和他一样看起来凶巴巴的,“天尼……我的衣服都没有脱,洗不了澡澡啦!”

原来小时候一直是天帮陆脱衣服的吗?难道穿衣服也是天来的吗?他们真的是双胞胎吗?

“可是您玩着我的手指,我没有办法帮您脱衣服吧?”

努力活动大脑想了想,陆觉得面前的天说的很有道理,遂把手放开,后仰身子等着他的动作。

一颗一颗解开衬衫的扣子,露出偏小麦色的皮肤,一织感觉自己的手指开始颤抖,喉咙也有些发干,不知道在紧张什么。

闭着眼睛将裤子和内裤一起脱下,将人拉进浴缸里,扯上浴帘。这几个动作一气呵成,以至于醉醺醺的陆还晕头晕脑的没反应过来,就已经进入水中。

担心陆会睡着或者身子一软滑进水里,一织没敢离开,站在浴帘旁边和他说话:

“七濑桑,还记得怎么洗澡吗?”

“记得哦,是天尼教过我的嘛,左擦擦右擦擦,上擦擦下擦擦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张了张嘴,犹豫许久,终于还是将即使在心里不断做“他醉了”的心理建设,也一直很在意的地方说了出来。

“七濑桑,我不是九条天桑。”

“……诶?”那一头撩水的声音停了下来。

“我是和泉一织。和您同属IDOLiSH7,是您的同事,您和我组成了一个unit。同时……也是您的恋人。”

“一……一织?”

“想起来了吗?您今年十八岁,而不是一个三岁的小孩。”

“一织……”

“我在。”

“一织……喜欢……”

轰。

他听到自己的左胸腔,第二根肋骨处,那个支撑着全身的活动的地方,传来烟花爆炸一般的声响。

“……我也……”

那一瞬间,像是被定住一般,他动不了手脚,只有干涩的双唇不受控制地张合,缓慢但坚定地说出誓言一般的话。

“我也,喜欢您。喜欢七濑陆桑。”

“不如说,我深深地爱着您。”

静静地等待着对方的回应,却半晌没有听到浴帘那头传来声响,一织心里冒出一个想法,唰地掀开浴帘。

那位发出致命的直球攻击的人,已经睡着了。

和泉一织是怀着多么复杂的心情帮他擦干净身体,为他穿上睡衣,有些吃力地把他抱进房间里的,我们不得而知。

将被子的边边角角掖好,确定不会漏风之后,一织轻轻将陆落在脸上的发丝拨到鬓角,视线不自觉放在了因为沉睡而微微嘟起来的嘴唇上。

想起今天试吃大会开始时,恋人兴致勃勃地要首先品尝他的巧克力,刚把一颗送进嘴里,整张脸就皱了起来,巧克力还没咽下去就含含糊糊地说:“呜……一织的kiss是苦的……”

结果到试吃大会结束,也没说哪个口味的巧克力最好吃。

借着微弱的月光,看着陆纯净的睡颜,一织慢慢低下头,双唇覆上他的,虔诚的像是要吻醒公主的王子。

轻易便撬开牙关,舌尖温柔地伸入,在口腔里逡巡了一圈后缠着陆的舌头轻轻吮吸了几下,一织便抬起头结束了这个吻,低声道了一句晚安。

自己的kiss究竟是不是苦的,这需要明早恋人醒来之后再好好探讨。

今晚他得出的结论是,陆的kiss很甜。

是他最爱的口味。

-END-

*其实只有最后的kiss是大家想出来的梗其他的都是我的废话(永远改不了的毛病)

*希望阅读愉快www

评论(12)

热度(94)